只要我鸽得够快.

🍓hey。为我撒上糖霜吧。

☆主混凹凸、刺七。主食安金、all金,雷安雷,其余很杂。刺七主食柒七【水仙真好】…其余一律都食。!

☆会粤语、看不懂我翻译鸭。


☆甜品爱好者和小破车工厂么么哒


☆是逾寒美少女、亲爱的。

【柒七】神赋予了你。

★柒视角。会有ooc。微有粤语注意。


☆渣渣文,用词混乱排版垃圾。…!!!非常感谢评论给我的鼓励♪那么吃的开心。!




"love。是什么?"


唔知、我唔想知。


"我是刺客。"


我是刺客组织里的"杀器",是不是又能如何?始终还是一个沾满鲜血的坏角色,我在扮演着。是魔王、是魔鬼,伴随狰狞面目地去伤害、完成任务——举起刀刃向畏惧的目标刺去,温热的血珠亲吻清瘦的脸孔,血腥的味道布满鼻间、铁锈的味道,令人作呕。


耳畔回荡的会是什么?


会是什么?——任务完成。


love,是什么。


神再次向我提问,她知道我的手沾染过无数人流过的血,修长微茧的手指上光用眼看就知道握起来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但是神深知,我的每一寸肌肤连同指尖布满他人的血,那未眠的黑眼圈更是令她心知肚明。


她像是讽刺我、我的所做的一切——杀人如麻。


那又如何?我的光啊。


正义啊、都变成灰烬了啊。


"……"





"我始终还是相信着你。"


神这样对我开口言道。——为什么?那是残霞的光辉,还是看似清澈的茶水却藏着毒药。神为什么愿意宽恕我的罪过、那是一双残害不少人的手啊。


那更是一把杀器。


"你的枷锁、不要再理会了。"

                ——"跟我一起逃出去吧。"


神的话跟她说的话一模一样。果然,那是一开始决定好的啊…?把我拉入光明再用那把利刀推我入黑暗…无法挣扎的沼泽、越是挣扎越是被沼泽淹没、覆盖。把那细小虚弱的声音慢慢地,让它随风而逝。


哈…。我根本就没了呼吸。


"你骗我,神。"


那你为什么不从那天开始、把我命运彻彻底底地改变。?——你用命运狠狠地击碎了所谓的"爱"啊,你说剩余的50%的爱会再建起来吗?不会。你真是跟我说两个透底啊。


love、感情。被狠狠地击碎了啊


"我系一个刺客、杀器。唔需要感情多余嘅也。"





"…我们宽恕了你。"


"也给了你光。"


神这样喃喃着,我始终一把摸空。




"靓仔,没事吧。!"


那个人啊,光芒万丈,刺眼的让人不禁想要毁灭。那可真的是给了我一个有力的回击啊,你沐浴着光芒我则心向黑暗。一点点的、一点点淹没了我。


——伍六七 


你真系一个狡猾嘅人啊。


或者,你真系我嘅光。?那只是个梦,谁会给我这么美好的end啊。笑死了、下一秒会不会就把我再次没入黑暗呢?伍、六、七。




啊、啊——不要再颠覆了啊。


tbc


【柒七】所谓正义

★是柒七刀子,鸽完我光速去世.


★请你们吃他们八!!!





千篇一律的话语、那是残阳渲染整片天幕。人们抱紧怀中的亲人,口里吐出的言语向锐利的刀刃直刺心间。尽管那是把刀子,也砍不掉刺客注定刺杀别人的枷锁。他们唾弃那沾满鲜血毫无正义的刺客,对他发指,他们说。


"难道你就没有最后一点正义吗?!"


没有。


那刺客垂眸抬臂将刀刃刺向那些所谓"罪人"。温热的血珠亲吻那显瘦的脸孔,抚过他脸型的轮廓落入掌心变得冰冷无比。如同那颗杀人不眨眼的寒冷心脏,与杀气腾腾的夜中刺骨的风。


他的正义、他的正义早就熄灭了。






玻璃杯中酒散发浓郁的啤酒酒香,那算不上是多年珍藏的一杯桃花酌,只是散发刺鼻酒精味的发泄情绪的东西。——那刺客见到那个人了、大口喝着啤酒的无厘头的家伙。


那刺客仔细地端详那人的模样,五官还算标致只是呆呆的模样根本掩盖不住他一直想要得到的温暖光线与正义。甚至,刺眼得让人想要将他刺杀掉,不要再这样去淡淡抹杀掉属于黑暗的家伙。


佢叫伍六七。


令他惊奇的是——意外的,还长得差不多。只是,归宿的差距太多过于遥远,触摸不及。太耀眼的东西只是能博得所有人的喜欢、那,最黑暗的东西呢?


谁敢去碰啊。




"阿七,这回任务你都没有顺利完成。你还在这里吃香喝辣的,扑街啊!冇钱交房租了咯。!"


一只系着领带带墨镜的蓝羽鸡,狠狠地拍了拍伍六七的肩膀。让他浑身不舒服和无比疼痛,吃着香牛杂的美味香甜一下子就被打扰辽。!伍六七理所当然将刚要掉落在地的牛杂一把握住,不但没有烫手的感觉、那美味牛杂也落入了埋头苦干的地面上。


丟。


"哎呀,知道了。大不了就再做一个咯,唔使这样不给我吃牛杂的吧?"


伍六七将自己的武器拿出来,满怀信心地准备接下下一个任务。当然,这些所谓的任务一次都没有成功,只是解化了不少的恩怨,把心中的正义发扬的还算绚烂无比的了。


“阿七啊。”


它凑近伍六七的耳畔轻声地道,浑浊的声线不论再怎么轻声还是说的模模糊糊的。至少伍六七他的理解和听力不错,理所当然的听懂了,同时也抱胸思虑。


"你要刺杀的是玄武国首席刺客,柒。你真的决定好了吗?接下这个很多金币但难度极高的任务。"





"你要刺杀的是玄武国的首席刺客,柒。"


正义、正义始终要对黑暗发起进攻。举起那把正义圣洁的刀刃刺杀黑暗,那是所有人的梦想。而黑暗将会原地不动等待攻击在下一秒砍下属于"金钱"的头颅。


金钱是人命能换的?


这毁了伍六七他心中正义的概念,理所当然他会举起自己的武器将所有人保护的安好无忧。而不是掠夺人们的生命获得虚伪正义。


柒也是个刺客,我是说他的正义被熄灭了。所有人都将会对他唾骂,将利剑指向他的喉结划过。


那就是不属于正义的代价啊。


"…我接定了!!这个单子。"


tbc。